<sub id="pv1jz"></sub>

    <th id="pv1jz"><address id="pv1jz"></address></th>

        <address id="pv1jz"><meter id="pv1jz"><cite id="pv1jz"></cite></meter></address>
        <sub id="pv1jz"><meter id="pv1jz"><cite id="pv1jz"></cite></meter></sub>

        1. <tr id='98hc75pM'><strong id='98hc75pM'></strong><small id='98hc75pM'></small><button id='98hc75pM'></button><li id='98hc75pM'><noscript id='98hc75pM'><big id='98hc75pM'></big><dt id='98hc75p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8hc75pM'><option id='98hc75pM'><table id='98hc75pM'><blockquote id='98hc75pM'><tbody id='98hc75p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98hc75pM'></u><kbd id='98hc75pM'><kbd id='98hc75pM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code id='98hc75pM'><strong id='98hc75p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98hc75pM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'98hc75pM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'98hc75pM'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98hc75pM'><em id='98hc75pM'></em><td id='98hc75pM'><div id='98hc75p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8hc75pM'><big id='98hc75pM'><big id='98hc75pM'></big><legend id='98hc75p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98hc75pM'><div id='98hc75pM'><ins id='98hc75pM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98hc75pM'></i>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'98hc75pM'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98hc75pM'><q id='98hc75pM'><noscript id='98hc75pM'></noscript><dt id='98hc75pM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98hc75pM'><i id='98hc75pM'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錯過娃出生、13天瘦30斤 趙宇“見義勇為”后的58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千禧門戶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2-23 04:45:3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體:標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宇“見義勇為”后的58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月21日下午,趙宇到晉安區檢察院拿到了不起訴決定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到樓下鄰居喊“救命”時,趙宇正在家里跟老婆討論即將出生的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天是2018年12月26日。按照預產期,趙宇的孩子應該在前一天降生,但當天趙宇老婆的肚子依然沒有動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宇隨即出門查看。他怎么也沒想到,從踏出家門后,他度過了最煎熬的58天。甚至錯過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——孩子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見義勇為”后第3天,趙宇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拘留;第15天,檢察院對趙宇不批準逮捕后釋放,趙宇辦理取保候審;第56天,趙宇被以“過失致人重傷罪”移送審查起訴;第57天,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;第58天,趙宇被解除取保候審,恢復人身自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輿情洶涌,案情波折。在家的趙宇仍不能放松,律師告訴他,目前可能還面臨受害人李華的申訴或自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使如此,趙宇向新京報記者表示,“作為一名退伍軍人,下次如果遇到危急情況,我還是會去救人,也會選擇更理智的方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鄒女士住處被損壞的門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寓里的“救命”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住同一棟公寓,如果沒有2018年12月26日晚上發生的事,趙宇一家和鄒冰可能永遠都沒有交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初,趙宇的老婆吳晗(化名)懷上孩子,預產期是2018年12月25日,到了26日,依然沒有動靜。晚上,吳晗和姐姐、趙宇談論起孩子出生的情況,突然聽到外面喊“強奸、救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聲音來自趙宇家樓下,他們租住在晉安區岳峰鎮岳峰村的一個公寓中,公寓容納了上百戶外來打工者,房間隔音效果很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呼救的女子是鄒冰(化名),她剛來福州不久,在公寓附近一家夜總會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到聲音后,趙宇立即出門查看情況。他描述,當時看到一名男子(李華)左手掐著鄒冰的脖子,右手握拳毆打,鄒冰臉色青紫,幾乎說不出話。他沒多想,上前將李華拉開,兩人同時倒地。李華起身后打了趙宇兩拳,趙宇試圖反抗,被鄒冰拽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宇稱,當時李華用力掰住了他右手三根手指,實在抽不出來,就踩了他肚子一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說法在之后警方的通報中沒有提到,通報中表示,趙宇也打了李華兩拳,并朝倒地的李華腹部踹了一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當晚的情況,鄒冰一開始表示自己是被陌生男子(李華)尾隨,自己進屋后鎖門,男子將門踹開,稱要留下來過夜,并拿凳子打她,她感到頭暈,男子就試圖脫她衣服,當時她不知道是誰把他拉開了。在之后的采訪中,鄒冰透露自己其實與李華認識,見過兩次。李華則稱,當天晚上,他與鄒冰吃了飯,又在夜總會唱了歌,兩人都喝了酒。一位接近夜總會的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,鄒冰與李華在去年10月份相識,李華是夜總會的熟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對媒體,李華的說法是鄒冰要求他送她回家,喝多酒了,他承認自己抽了鄒冰,鄒冰也打了他,他表示不知道趙宇從哪里來,自己被蹬一腳,喊肚子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警方通報認定,李華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,于2月19日被監視居住,但沒有披露是否涉嫌強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鄒冰表示,當時她有打電話給朋友幫忙報警,同住的閨蜜亦跑出去報警。她打完電話趙宇就下樓了,這讓李華認為趙宇和鄒冰認識,甚至有不正當關系,并稱門是趙宇踢壞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人的話一度陷入羅生門,令外界產生諸多猜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宇妻子吳晗表示,當時她也下樓詢問情況,看到趙宇從房間走出來還問他有沒有多管閑事,怕妻子擔心,趙宇說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警方到現場后,把李華、鄒冰和她閨蜜帶去派出所做調查。吳晗把趙宇拽上樓,兩人也沒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月18日,趙宇和妻子在出租屋里焦急地等待警方通報。A10-A11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 黃啟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錯過孩子出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晗設想過自己生孩子時候的場景,老公趙宇在產房外等待,一同迎接新生命的到來。“趙宇說了,有些老公會先看孩子,我會先看你。”提起趙宇,吳晗一臉幸福。趙宇是黑龍江人,兩人通過網絡認識,為了愛情,趙宇來到距離黑龍江3000多公里的福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宇在一家房地產公司做保安,每月休息4天。趙宇將休假時間攢在去年12月底,加上1月初的4天,再加上15天的產假,一共23天。吳晗想,到時候他們可以天天膩在一起、帶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12月28日上午,吳晗有妊娠反應,趙宇立即陪同她趕到醫院待產。辦好住院手續,趙宇接到晉安分局民警電話,對方要求他就12月26日晚上的事做個筆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老婆快生孩子了,一個人在病房不方便,趙宇提出能不能換個時間。民警表示可以在醫院做筆錄,到了醫院后又表示不方便,還是需要去派出所。沒想到這一去,就錯過了孩子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傍晚5點半,吳晗想打電話詢問,但趙宇電話關機。從6點多開始,吳晗每隔10分鐘打一次電話,趙宇始終關機,直到趙宇做完筆錄,和她視頻通話,兩個人都急得哭了。吳晗這才得知趙宇踩了陌生男子一腳。當時辦案民警在視頻中表示鑒于情況特殊,應該很快就會讓趙宇回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12月29日,吳晗離開醫院到鄒冰家詢問情況時,遇到趙宇到現場指認。她覺得不大對勁,前去公安局咨詢得知,可以給趙宇辦取保候審,需要待產證明、趙宇的退伍證復印件等資料,還要有李華的諒解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天晚上,吳晗聯系到李華,得知他在醫院做手術,稱“大腸小腸都斷了”,要通過法醫鑒定后裁決。吳晗說趙宇不是故意的,并替他向李華道歉,但在電話中,李華并不認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月1日,趙宇父親前去醫院探望李華時,李華提出如果不追究趙宇的刑事責任,需要賠償,目前已花費醫藥費四五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宇父親是去年12月30日凌晨到的福州,他在晉安分局看到了趙宇拘留通知書上“涉嫌故意傷害罪”,一家人都覺得事情有點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宇和吳晗雙方家庭經濟條件并不好,吳晗懷孕后,家庭的重擔落在趙宇一個人身上。趙宇做保安每月工資5000元,租房就要花去1600元,有時需要網絡貸款周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天,在閨蜜的介紹下,吳晗聯系到福建迅晟律師事務所的徐仲財律師。“徐律師了解情況后,很理解我們,知道我經濟困難,說金錢先不說了。”提起徐律師,吳晗非常感激,“當時還沒有正式聘請,但我們詢問的問題他都會回答。”律師提醒,先找鄒冰錄個視頻,詢問案發經過,并表示律師越早介入越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咨詢律師后,吳晗意識到趙宇沒那么快回來決定當天剖腹產。術前需要禁食禁水,吳晗只在凌晨吃了點東西,正好符合術前要求。獨自進入產房,她不斷地流淚,護士得知趙宇的事,安慰她,一定能平安生出寶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時在看守所的趙宇,心里非常不踏實,他想到老婆、孩子,想到會不會被判刑,又想到父母親人,腦子很亂,無法入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12月30日晚上,吳晗和趙宇的兒子降生。1月3日,徐仲財律師會見趙宇時,告訴他“生了個大胖小子,8斤3兩,母子平安”,會見后趙宇回到監室,一頓狂跳,可高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生命的到來,也給吳晗增添了一些活力,但在深夜孩子哭的時候,一想到趙宇不在身邊,她就覺得很傷感,“孩子哭的時候感覺心都快炸了”。而趙宇現在只能通過視頻來看孩子剛出生的樣子,一想起這事,他就覺得對不起老婆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坐滿的月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完孩子后,吳晗也沒有坐好月子,1月3日就出院了,前后一共在醫院住了不到一個禮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院前她和警方聯系,得知可以拿回手機,因為趙宇手機里有些貸款要還,怕逾期產生更多利息。1月4日,吳晗就出門了,剖腹產的傷口隱隱作痛,她就貼個暖寶寶焐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把手機拿回來了,這也說明當天晚上鄒冰的確不是給我老公打的電話,不然警方一查通話記錄不就知道了。”吳晗說,她完全相信趙宇,懷孕期間,趙宇每天上班,下班就給她做飯、做家務,從來沒有離開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人感情非常好,吳晗喜歡趙宇“開朗、帥氣、會照顧人”,吳晗表示,平時趙宇就很喜歡幫助別人,也愛打抱不平。同時趙宇也很努力賺錢養家,出事后,吳晗默默地承受著一切,為趙宇奔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1月8日,吳晗又外出到醫院開出生證明,并讓律師向趙宇轉達要改一下名字,暫時跟她的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月10日,看守所因檢察院不予批捕釋放了趙宇,當天晚上吳晗到晉安分局為趙宇取保,向姐姐借了一萬塊錢交上去,但沒有拿到收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趙宇取保出來之前,鄒冰一直陪伴著吳晗。同時幫忙照顧的還有吳晗的姐姐,吳晗出去的時候,孩子就喝奶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晗與鄒冰年齡相近,2018年12月29日,兩人見面時,吳晗看到鄒冰額頭有包,眼睛是腫的,聽她講述了事情經過后,吳晗很同情鄒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吳晗看來,鄒冰很懂得感恩。即使之后得知鄒冰在夜總會工作,她也表示理解。鄒冰也有孩子,在這方面幫了不少忙,回家后兩人也經常微信電話溝通,漸漸成了朋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鄒冰在媒體采訪時表示,哪怕家庭不要,也要還趙宇一個公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鄒冰在案發四五天后也做了傷情鑒定,結果為輕微傷,其間她經常打電話詢問警方案件進展,得知李華在醫院,需要視病情而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情發酵后,媒體采訪李華,他已出院還在外打麻將,引起很大輿論爭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鄒冰提到李華試圖強奸的情況,警方在通報中也沒有提到。“小鄒以為把情況跟警方說了警方就會判斷,其實應該說清楚到底要告什么。”吳晗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3天瘦了30斤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取保后,趙宇于1月10日晚上11點多從看守所出來,看到街上的燈紅酒綠,趙宇覺得很不真實,一度分不清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見到趙宇,吳晗非常開心,也有些驚訝,趙宇的頭發剃得很短,人也瘦了幾圈。進看守所時趙宇是170斤,13天瘦了30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家將近12點,見到兒子趙宇很激動,他對妻子說,“你生產我不在,我對不起你。”吳晗回他,“沒事,你這是做好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團聚后的一家三口沒有放松,“心里一直懸著”,趙宇處于取保候審階段,需接受警方的隨時傳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月24日,趙宇到晉安分局確認筆錄。2月13日,警方向他出示了李華的重傷二級鑒定,要求簽字,并再次確認筆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次回來后,趙宇和妻子兩人在網上查詢,致人重傷會怎樣,李華是重傷二級,可能得判14年。“等趙宇出來,兒子都上中學了,趙宇今年21歲,出來后怎么找工作?”一想到趙宇服刑的后果,吳晗都感到心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想如果趙宇進去了,她得把孩子送到親人身邊養,自己掙錢,但要跟兒子分開,孩子的教育怎么辦?賠償李華怎么辦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人商量來商量去,都覺得這個問題無解,一提起來兩人都很無奈。趙宇甚至想,在這段時間趕快做兼職多賺些錢,留給老婆孩子花。但趙宇每天早上6點就起床出去買菜,白天上班,下班后繼續做家務、照顧孩子妻子,彌補這些天沒能陪在他們身邊的遺憾,根本沒有時間額外賺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月14日下午趙宇父親接到李華電話,他表示如果協商的話,趙宇的刑期可以從七八年減至一年或一年半。李華稱如果能私了,他可以與警方溝通,“看能不能不判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李華并沒有提出私了的明確金額,“要根據傷情判多少錢,要有我的醫藥費,還有我兩三年不能做重活也要考慮一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軍人出身的趙宇希望兒子以后也去當兵為國效力,他擔心自己的問題會給兒子造成影響。咨詢了律師,趙宇得知他的行為如果沒被判定見義勇為,而判定故意傷害的話,將要賠20萬-60萬,還可能在監獄里度過4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自己明明是去救人的,怎么成了犯罪?”趙宇想不通,也覺得挺不公平的。趙宇想到找媒體幫忙。希望引起有關部門的重視,還自己一個清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被起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月15日,福建電視臺新聞頻道聯系趙宇,表示可以報道。當天上午夫妻倆帶孩子去打疫苗,吳晗本來打算下午去做產后檢查,由于采訪至今沒有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月16日,福建電視臺報道后,趙宇的事情開始進入公眾視野,各媒體紛紛關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宇單位領導得知后,允許他上班時間接電話,之后趙宇的手機幾乎沒停過。趙宇在福州當地的東北老鄉特意打電話過來表示力挺,網上還有人要發紅包給趙宇,被趙宇婉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天旋地轉、心力交瘁”,吳晗用這樣的詞形容這幾天的生活。她已經數不清有多少家媒體來過,“說得喉嚨干疼,我多想錄下來放個喇叭給后面來的記者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還得照顧孩子,趙宇夫婦每天只能休息兩三個小時,吃飯的時間不固定。趙宇從看守所出來后開始犯偏頭痛。他原來每天抽半包煙,現在每天至少要2包煙。談話中,他時常忘記自己講到哪里,需要妻子在一旁提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寶寶很乖,他挺配合的,好像知道爸爸有事情要處理”,吳晗有時也忽略了孩子,孩子睡著后就放在一邊接受媒體采訪,鈣片也忘記喂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媒體的涌來,趙宇的案情也一波三折,“像是演政法題材的電視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月20日,福州市公安局晉安分局將趙宇移交晉安區人民檢察院。移送起訴告知書顯示,趙宇的“罪名”由“故意傷害”改為了“過失致人重傷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1日凌晨,福州市公安局發布通報稱:晉安區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為,趙某的行為屬正當防衛,但超過必要限度,造成了被害人李某重傷的后果。鑒于趙某有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,為弘揚社會正氣,鼓勵見義勇為,綜合全案事實證據,對趙某作出不起訴決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宇和妻子第一時間看到了通報,對于通報內容,兩人有一些疑問,馬上聯系了律師溝通,想一早通過媒體發出質疑。21日早上,寫好五個疑點和情況說明之后,兩人又擔心與警方對立不好,取消了發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1日下午,趙宇到檢察院拿到了不起訴決定書。“心里總算松了口氣,但有些不理解文件內容”,決定書顯示,2018年12月28日下午,趙宇向福州市公安局晉安分局投案。趙宇表示自己是被傳喚過去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決定書提到,被害人(李華)如不服本決定,可以自收到本決定書后七日以內向福州市人民檢察院申訴,請求提起公訴;也可以不經申訴,直接向福州市晉安區人民法院提起自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到檢察院不起訴的消息,很多人發來信息詢問,趙宇是不是沒事了。趙宇代理律師范辰表示,按照“不起訴決定書”的內容,趙宇將無法申請國家賠償,面臨被李華追究民事賠償的情況。范辰看來,決定書認定了趙宇行為構成犯罪,只是不予處罰。他認為決定書事實認定錯誤,法律適用錯誤,將對該決定書進行申訴,并為趙宇做無罪辯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2日凌晨將近1點,晉安分局三名民警來到趙宇家中,送達解除取保候審決定書。要求趙宇白天準備好身份證復印件及銀行卡號,等待民警聯系,并表示保證金將按流程退回。律師表示,這意味著趙宇恢復人身自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想到可能面臨李華的起訴,趙宇和妻子依然有些不安。“多希望能盡快恢復平靜。”吳晗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盡管如此,趙宇仍表示,“作為一名退伍軍人,下次如果遇到危急情況,我還是會去救人,也會選擇更理智的方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記者 趙朋樂 福建福州報道 實習生 王瑞琪 萬笑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千禧門戶網: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繼續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新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話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門推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友情鏈接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吉林快3